流渊

悄悄记录一下自己的小时光,幸好没人看,要脸

她觉得夜色是温柔的。在夜里,一切都是模糊而静谧的,天地间只剩下浅浅的呼吸声。花草树的呼吸,建筑的呼吸,河的呼吸……在夜里,也就不用在意别人的眼光和探究,一个人,静静地裹进夜色中,便不会被找到,很安全,很宁静,却也很孤单。

是的,很孤单,她一直很孤单。她爱夜色里的星河,有一种空茫寂静的辽阔美。也爱那或圆或缺的银月,月辉是那么温柔。但是一个人,仰望着沉沉的夜空,有时候也会觉得寂寞无助,仿佛天地悠悠而无所归,无所属,仿佛要迷失在天地之间。偶尔她会觉得恐惧,无由来的焦虑不安,想要大喊却觉得无力,想要歇斯底里哭泣却流不出眼泪。很压抑,很无助。这种时候,她就会觉得夜是恐怖的,她就恨不得逃离。

到彼时夜尽天明,她却又无法放开自己。一个人静静地蜷在角落,祈祷不要有人发现她,用陌生的,警惕的眼神望着这个世界,每一个过路人。白日是光明的,每一个站在阳光下的人都觉得充满希望,但如果心被遗落在黑夜里,阳光就令人刺痛。她觉得无法掩饰自己的伤口,一切风吹草动她都变得思虑重重,不安害怕。她其实也贪恋那份阳光的温暖,可是她胆怯不安。她害怕赤裸裸的探究,像脱光衣服把丑陋的自己显示给人群。她害怕伤害,她害怕自己的伤口会在阳光下腐烂,然后自己会死去。阳光于她而言,是别人的情人。

所以尽管她有时会恐惧黑夜,她还是最爱黑夜。比起时时的担惊,寂静的夜更让人安心。她一个人藏在黑夜里,疼痛时独自包扎伤口,一个人静静哭泣。有时也寂寞得黯然悲伤。她爱上了自己,因为她决定无人爱她,她太孤独,只好自己怜惜自己。夜色深深,掩藏着她,白日沉沉,她不敢也不去爱。

她以为自己是不敢扑火的飞蛾,其实她是作茧自缚的蚕蛹,包裹她的茧越缠越多,结果她在夜色中没有走出来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