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渊

悄悄记录一下自己的小时光,幸好没人看,要脸

冬天的怀念

最近总是梦到死去的外婆。每次梦到她,都是临终前的病容,样子是看不清的,但是那瘦骨嶙峋的范紫的手却很清晰。估计是快要过年了,外婆走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时候。外婆没能熬过那个冬天。在新年前离世了。

多年来内心觉得很愧疚,觉得很对不起外婆。为人子孙没有好好孝顺先辈,何况小时候是外婆带大了我。长大后我却离开了她的身边,眼花耳聋的外婆一人住着,我却鲜少回去看她,每次回去都像例行公事一样不上心,然后快快离开。想想都觉得自己年少无心,我那时候已经12岁左右了,想来至少应该要懂事了,真是太不是东西了。

我一直记得外婆怕冷,冬天来了,外婆就穿得厚厚的像粽子,偶尔坐在巷口或门口,一整天看车来车往,吃饭洗澡睡觉。外婆不识字,外婆年老了,老伴不在身边,没人和她说说话,没有什么可以消遣的爱好或活动。外婆这样孤单,她的岁月这样沉默。而我却不肯回去看看她,只顾着外面大好的生活,新鲜的人生。我记得外婆走的那一年暑假我是在外婆家住的,但是不是情愿的,因为外婆家连电视都没有,也没有什么消遣,我觉得对着外婆是那么的闷,所以不愿。后来我快要回家了,她就病了。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好好照顾外婆,所以她才没撑住病了呢?哎,越想越伤心,一年比一年内疚。结果那一年年底,外婆就那样走了。如果时间重来,就让我回到那个暑假吧,至少,我会很用心很用心地对外婆,至少,我能尽量让她不那么孤单。

我不相信有什么往生轮回,也不相信灵魂什么的。外婆不在了,就不在了,如果她还有什么曾经存在过的证明,那就是我们这些见过她陪伴过她的人。冬日寂寂,闭上眼,一份缅怀,一份不忘。

评论